谁也偷不去的慈母爱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04 14:39
  • 人已阅读

  我兄妹三人,按说现在生活都还过得去。可是不知道因为母亲年岁大了,还是对世界的理解更加深邃了。我发现她如今总是丢心不下我们兄妹仨。过去的回忆许多都已经淡漠了。不过在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,我们家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。虽说父母都是医生,可在那个年代里,二老的工资加起来差八分钱才一百块。要养我们三人,还有两边的老人。

  妈妈是外婆在战争年代捡回家的。所以母亲的生身父母到底是谁,现在看起来永远都会是一个谜了。我是那年体检空军的时候才知道母亲和外婆没有血缘关系。尽管后来因为政审的原因,我没能飞上蓝天。可是有了那次经历,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这世界上的感情真谛。

  当时好像母亲也是才知道。记得我问外婆的时候,外婆笑笑没有回答。在一旁的母亲在我的头上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说:“这孩子,别人的闲话你也相信。”所以从此我们家就再也没有人提及此事了。不过外婆没有儿子,所以一直是和我们住在一起的。记得有一次我不知道为什么和母亲闹矛盾。好久母亲都不原谅我。最后还是外婆对母亲说:“有儿子多幸福呀!我要有儿子,就不会总住在你们家了。”

  当时外婆说这话的时候,那种表情到了今天我都铭记不忘。可是我很惭愧,因为我一直没有办法用手里的笔把它描述出来。后来外婆去世的时候,母亲很伤心,在她老家为外婆举行了隆重的葬礼。现在看起来我才知道,母亲那是一种还愿,一种对养育之恩的报答。

  我们兄妹三人说起来要算我的文化程度最低了。就因为这个母亲到了今天也总在念叨,说当初应该再咬咬牙,应该让我读大学。当然我知道这一切并不能怪罪父母。因为我生活的那个年代,有谁愿意把读书作为自己奋斗的目标呢。考了两年大学说来也奇怪,每次都差两分。最后我去当兵了,在部队待了四年。

  大妹说起来比我有毅力。她一连考了三年,最后总算如愿以偿了。大学毕业分配到一家大学做日语老师。收入也算是白领。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,她非要去日本留学。这一去就是好多年。到了今天她还在日本攻读博士学位。许多人不明白,说现在人心里想的都是怎么挣钞票,可她却一直在为自己的学业努力奋斗。

  二妹也是大学毕业,现在已经是主治医生了。最近听说正准备晋升副主任医师。看起来她在事业上也算有成。只是小妹的儿子天生不顺,患了脑瘫,今年都已经十二岁了,可一直还在读小学三年级。当然了,每年的期末考试也是从来没有成绩。不过说来奇怪,他思维不健全,可是对电脑却独有情钟。上网种菜养小动物,那还是个个精通。而且现在在他的QQ里竟然还加上了我的不少好友。

  大妹在日本,平日不回家。我和小妹都在县里,所以平日在一起的机会多。最近学校放寒假了,大妹的儿子也被我前几天从省城他爸爸那里接回来了。现在母亲身边除了孙子就是外孙了。整天热闹的不行。可母亲身体不好,患糖尿病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。我总觉得她整天这样的记挂我们会身体受住的。

  去年刚过完年,我就把自己想给他们二老修建地方的事情说出来。开始父母说什么也不同意。可是我一直坚持。我原想老屋子已经有三十年的时间了,许多设施已经陈旧,特别是到了冬天取暖就是一个问题。去年十月新房子盖好了,父母也搬过去了。我想这下二老可以好好歇歇了。可谁料有一天母亲把我叫过去告诉我,说让我们都回家吃饭,当然也包括我妹妹一家人。

  当时我不同意,这倒不是我小气。而是我觉得父母为我们兄妹三人操劳了一辈子,怎好让老人在操劳呢。可母亲执意不肯。特别是父亲说的那几句话让我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道理。父亲说:“你们就让你妈给你们在做几天饭吧。要不然她晚上总是谁不踏实。总是担心这个没有吃好,那个是不是没有穿好。”

  就这样,我们又是一大家子吃在了一起。我看母亲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,所以我就给特意请了保姆。就这样,一家人整天又开始热闹起来。现在每天吃饭我都要回到父母那里。有时候不吃饭也得回去。因为老人就是想看看我一天是不是平安无事。

  说出来也许大家都不愿意相信。别说我已经四十好几的人了,儿子都已经读大学了。可在母亲的眼里还就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。每天穿什么没吃什么,她都要亲自过问。有时候工作忙,回家晚了,她都要不停地打电话问我的情况。我要是不回家,她就不睡觉。弄得我现在几乎从来不在外边过夜。

  当然了,这一切妻子当然心里高兴了。因为女人到了妻子这个年龄,也不知道是上帝整天给她们提醒,还是她们从社会里看到了什么。总是有了一种危机感,总是对他们的老公不放心。总怕老公今天出去就真的不回来了。

  现在每天母亲都要打电话问我想吃什么。弄得我现在每天还要不停的思考吃什么才行。最近儿子也回家了,整天和同学在外边疯的都不沾家。可是母亲不乐意了,只要一看见我就唠叨,说现在社会这么乱,让她孙子一人在外边折腾,也不怕出什么事情。

  我知道老人的心思。可是我却不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