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艺术的名义折腾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04 14:39
  • 人已阅读

  这日子过得似乎有点乱,一早同学来电话,我心中忐忑,无甚底气,不晓得是否是来兴师问罪。曾经我们同窗共读,在那年怀揣一张并不值得炫耀的毕业证书各奔东西。之后的人生长河我们似分支的两条河流奔涌着向前,不曾有过任何交集,我们都各自驰骋在自己的世界中,曾经他是想着,或许这小城里的山水无以供养当年在他心中异常骄傲的我,不曾想,经过人生长河二十五年的冲洗,猛一抬头,哦,原来你就住在这里?

  之后频繁的同学聚会,大家纷纷忆当年那青涩而美好的时光,再之后,各自跌进红尘,为生计,为所谓的生活忙碌。偶尔还会彼此牵挂,笑容一如当初一般的纯真。而如今,他的爱人成了我很亲密的闺蜜,我们几乎天天厮混在一起,踩在生活的基石上,我们才明白,许多事都是人云亦云,与真实相差太大,因为女人更懂得女人,我们相交更是亲密。经常小居我处,后至现在发展到哪天没有消息会感觉日子寡淡无味,念念牵挂。而这种依恋往往让我们忽略对生活的照顾,偶尔一起喝点小酒,说点私房话,难免惹得同学不安,以往曾有过一次纠结,虽然之后消除了误会,却是在我的心里刻上了痕迹,之后我们总是尽量回避,我也是真心的希望大家的生活都能够和谐美好,在彼此的围城中走得更坚定,从容。

  昨天我们以六一的名义小聚。我本厌酒之人,却被弱水感染,我喜欢看她的样子,一脸纯真地坐在那里,慢条斯理地说:“喝点酒吧?今天是六一啊。”生活里只要我们想寻找,绝对不缺少庆祝的理由,于是,想当然,三个女人,一个男人开启了这个不同寻常的六一庆祝酒。

  是从什么时候起,大家都愿意借着点酒意敞开自己?又是从什么时候起,户主不再提前退场了?他经常无比自豪地说,我这点小酒居然能看到你们的醉态,实在是一大幸事啊。那次是弱水预谋很久的深醉,她说一定让我们喝一次白酒,必须看看我们的醉态。结果,不需设防,我们都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,而最受益的居然是他。

  一次深醉,让他“贤惠”了许多天,用他的话说你只有在醉的时候才会柔软起来,也才令人有爱护你的冲动,想着这是多么可悲的事,难道我一定要把自己武装的很彪悍才能证实自己存在的价值?

  不去纠结这些没有结果的事,生活毕竟是生活,谁都不可以醉生梦死地过。只是这次六一本是家常便饭,是谁最终鼓惑成一次对酌里的憨态?只记得小蜜是被同学接走了,她走的时候我异常忐忑,一直送到楼下,那瞬间我才发现,我越来越疼惜这个活得无比真实,又忍辱负重的小女人。因此接到同学电话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莫非来兴师问罪了?等他开口才知道,一切的担心都是多余的,他依然是那样不急不慢的口气把我曾经询问的事给了解答。

  匆忙放下电话,开始收拾房间。再次面对餐厅时,就连自己都觉得过分。空酒瓶到处都是,数数,吓人。以往家里的酒能放到坏掉,如今,能存下点酒反倒成了不易之事。这个六一过得,太不走寻常路了,一群老女人,居然扭搭着浑厚的腰,开始过起儿童节。我们无法追回年轮重转一次,也不能眼瞅着自己一点点走进坟墓,还能说从容。所以在还能折腾的日子里尽情的折腾,在还有醉的冲动时,不妨醉一次。未来还很遥远也很模糊,我们能看清和把握的就是今天。好吧,那就活在当下。至于未来,还是交给未来吧。不走寻常路,不按规律出牌,这么想来,我们所经营的生活或可算是站在生活之上,经营一种叫做艺术的生活。

  对,其实我们满可以以艺术的名义去过属于自己的日子。就像艺术的产生来自灵光乍现一般,我突然很享受这样的日子。管它过去如何繁华,此刻,我只守住我的年华,安心的做我份内该做的事,也享受人生赋予我们的幸福。

  待到房间收拾利索,我又可以坐在绿萝架下天马行空的驰骋在我的精神牧场。我爱着我的生活,爱着不完美的自己。我心甘情愿的给他做饭,我也很享受他的唠叨,突然感觉我竟不知觉间把自己活回女人样子,尽管很卑微,却是件很幸福的事。

  我喜欢午饭后的闲暇时光。我慵懒地靠在床边,望着阳台的窗纱在风中摇曳,金钱莲风中弄姿,我便沉醉其中,仿佛入了禅境,心中一片安闲。前夜醉意顿时消失无影踪。眼底绿意盈动,这令我有了恍惚,那些油嫩如莲的叶片就那么轻巧的博得我心。我便突发奇想,我要养一坛水,滋养这安静的生命。想起年前那些酿酒的坛坛罐罐,此刻闲置在角落里,倘若将金钱莲养在坛里,绿与陶晖映,自然别有韵致。

  于是,起身,不舍弄乱那些金钱莲,穿上鞋,揣着渴望的心事,再次领养了两盆金钱莲,我像得了宝贝,在尘埃中打捞净土。将那带着母亲气息和刻下岁月痕迹的坛子用清水洗净,将那些灵巧可人的金钱莲培植水中,顿觉眼前磁场大增,一瞬间,饱满的生命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,诉说着岁月的味道。

  我把一切都收拾妥当,我将日子折腾得呼呼生响,他却似“安静如莲”,任凭我把家当舞台去表演。当我擦一把汗渴望他来分享,他却不屑地说,这叫折腾。他说: